pic_1554114121_46841_1.jpg

(已在410日上市的《幕末長州》,遠足文化出版)

《幕末長州》推薦序:對薩長史觀的反思

近代日本的建立,毫無疑問位在本州西端的長州藩和九州南陲的薩摩藩出力最多,要了解近代日本建立的過程除了要知悉幕末期間的歷史外,也要知悉薩長二藩的由來、恩怨到攜手合作的過程。我有幸在去年出版一部《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向國內讀者介紹從黑船事件後到『王政復古大號令』頒布為止,在十四年半的時間裡幕府和諸藩間各種政治主張的角力過程。雖然拙作也介紹了薩、長、土、肥及紀伊、水戶、會津、越前、彥根諸藩,終究只是杯水車薪,而在此時,遠足文化推出《幕末長州》剛好可以彌補拙作關於長州藩敘述上的不足。

《幕末長州》一書上起毛利家公認的始祖大江廣元(平安末期至鎌倉初期),下至乃木希典夫婦為明治天皇殉死,前後歷時近八百年。前幾章約占全書三成的篇幅簡單介紹從毛利家到長州藩的演變,第五章起進入幕末,敘述方式與拙作有所出入,凡與長州無關的內容作者幾乎略過不談,可說是介紹長州的專書,有助於讀者對長州的了解。

吉田松陰、月性、安政大獄、航海遠略策、周布政之助、奇兵隊……等均為幕末時期長州著名的人事物,我在拙作雖有提及,但多為浮光掠影,不管在深度或廣度上均不如本書來得詳盡,讀者在閱讀時從這些細節不難理解,作者對於長州這一主題耗費了多少的時間探究才有這樣的成果。

一九六八年為明治維新百年紀念,當時已有諸如原口清、石井孝等學者從反薩長史觀的角度撰寫戊辰戰爭的書籍,可惜未能在當時蔚為風潮,薩長史觀依舊是幕末維新史的主流,甚至是唯一的說法。去年(二○一八)為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周年,這五十年來學術自由在日本得到更進一步的落實,學術界派系(學閥)之見逐漸消弭,社會也有更大的包容力,可以容納對以往歷史更多不同的觀點。在這種氛圍之下,反薩長史觀普遍得到認同,從學術界的家近良樹.成田龍一.保谷徹、民間作家如京都靈山歷史館副館長木村幸比谷.前文藝春秋編輯長半藤一利.福島縣出身的作家星亮一都長期撰書批判薩長史觀,對於戊辰戰爭中獲勝的官軍是否代表正義抱持極大的懷疑。戊辰戰爭期間加入佐幕派的成員,其後人子孫經常出示其先人的書信證明幕府及佐幕派並非薩長史觀所宣傳的腐敗、顢頇。

儘管只憑佐幕派後人子孫保存的書信、文件還不足以完全還原幕末真實的面貌,只要能維持目前的氛圍而不透過政治力干預的話,也許在不久的未來,更為真實的幕末維新史展現在我們眼前應該是指日可待。

相較於日本人的當局者迷,身為外國人的我們更應該以旁觀者清的態度看待幕末維新,本書的作者鄭祖威先生幾乎是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以超然客觀的立場向讀者介紹幕末時期長州藩在政治上的種種作為,這才是撰寫外國史應具備的寫作態度。

我與鄭祖威先生在網路上相識已久,鄭先生在網路上的網名為松壽丸,經營專業的戰國史網站『戰國裸體團』多年,我本人有幸在台北與他見過兩次面,堪稱是華人世界裡首屈一指的毛利通。令我意外的是,我原本認為鄭先生只專精戰國時代的毛利家,沒想到連江戶時代的長州藩也游刃有餘。這一次十分榮幸應遠足文化之邀,為鄭先生的著作撰序,希望鄭先生能再接再厲,繼續為華人貢獻更多優質的著作。

是為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林火山 的頭像
風林火山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