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20N.jpg

推薦序――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周年適逢《宛如飛翔》新版有感

平常不易以肉眼觀察到的火星在今年七、八月間最為接近地球,七月廿七日正好是火星與太陽呈現一百八十度相反的位置,這種天文現象稱為「火星衝(opposition)」或「火星衝日」,是觀察火星最好的時機。

距今一百四十一年前,西南戰爭進入尾聲的明治十年九月三日也是火星與太陽呈現一百八十度相反位置的「火星衝」,不少民眾從不尋常的天文景象中似乎看見身著陸軍大將軍服的西鄉現身在泛出紅光的火星中,於是難得一見的「火星衝」被時人稱為「西鄉星」。西南戰爭的勝負在「西鄉星」出現前已成定局,活動範圍不斷受到官軍壓制的薩軍絕無逆轉勝的可能,即便如此民眾仍藉由「西鄉星」的異象表達出對西鄉的愛戴。

以薩、長、土三藩為主力組成的官軍從被稱為一連串戊辰戰爭起頭的鳥羽.伏見之戰起,除在會津、北越等少數戰場陷入苦戰外,所到之處幾乎是摧枯拉朽、戰無不勝。然而就在戊辰戰爭即將結束之時,早已被當成維新第一元勳的西鄉吉之助突然辭職返回薩摩,表面上的理由是西鄉返回薩摩進行溫泉療養,實際上是西鄉感覺到自己在戊辰戰爭結束後的論功行賞將會與主君(不管是薩摩藩名義上的藩主島津忠義或藩主之父島津久光)平起平坐,基於武士倫理,西鄉無法容許此種情形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才以返回薩摩進行溫泉療養為名辭去一切職務。

header2.png

戊辰戰爭結束後昔日薩長志士搖身變為新政府官員,以新身分進行推動日本近代化國家建設的工作。這些官員很快意識到要推動日本近代化國家建設的工作必須要先建立中央集權的政府,因此必須從幕府時代的藩主手中收回領土和人民,於是在新政府官員的連署下推動版籍奉還。但是很快地這些官員又意識到版籍奉還只是改變藩主名稱為知藩事,對於中央集權政府的建立並無實質上的助益,必須以御親兵為後盾實質的從藩主手上收回領土和人民才行。

然而此舉必須仰仗此時人在薩摩的西鄉吉之助,於是在岩倉具視展現誠意親自拜訪下,西鄉願意為廢藩置縣及設置御親兵重返政壇,完成廢藩置縣的西鄉被任命為手握實權的太政官成員參議,接著約莫半數的太政官成員以岩倉右大臣為首,組成岩倉使節團懷抱向締約國元首遞交國書以交涉條約改正的目的訪問歐美十二個國家,已故的歷史小說家司馬遼太郎也在岩倉使節團的出發後揭開長篇鉅作《宛如飛翔》(《翔ぶが如く》)的序幕……

日本評論家們習慣上將《宛如飛翔》與《龍馬行》(《竜馬がゆく》)以及《坂上之雲》(《坂の上の雲》)並稱,認為是司馬遼太郎闡述日本近代史最重要的三部作品。然而三部作品中《宛如飛翔》的份量最多(文庫本十本)、敘述年代卻是最短(從明治五年九月川路利良於橫濱搭船前往法國到明治十二年十月川路病逝為止共約七年)。

用十冊的篇幅寫七年的時間理應綽綽有餘,不過本書的另一特色在於小說必備的元素之一――人物之間的對話占全書比例相當低,或許是作者為呼應本書的主人公皆為薩摩人――薩摩人的特性在於寡言敢行――而刻意為之。

或許會有讀者感到納悶:既然本書人物間的對話比例是如此之低,那麼本書的內容要如何鋪陳呢?對一般小說作家而言或許如此,對歷史小說巨匠司馬遼太郎並不構成難題,他先是以全知的觀點不時在全書為讀者介紹時代背景,並夾雜名人或是事物的相關軼事。由於以明治初期薩摩為時代背景,因此除西鄉吉之助(隆盛)、大久保利通、川路正之進(利良)三位主要薩摩武士外,也旁及其他二線薩摩志士及長州、土佐、佐賀等所謂的維新元勳。

接著司馬遼太郎以客觀公正的態度及無比豐富的知識敘述明治初年政壇上最大的衝突――征韓論。在司馬遼太郎筆下這場明治初年政壇上的最大衝突顯得平淡無奇,眼見出使朝鮮的主張遭到駁回,西鄉二話不說於翌日遞出辭呈返回薩摩,於是以西鄉為首的五名主張征韓論參議連袂下野。《宛如飛翔》一書的最後是司馬遼太郎以擅長的從天空俯瞰大時代動態的筆調描述西南戰爭,雖然篇幅長了點(將近三冊),但是務必請讀者讀完這堪稱歷史小說中經典的內容。

行文至此,想起距今廿一年前,那時正值我大學延畢準備歷史及日文的研究所考試。雖說在準備研究所考試,歷時數個月的閉門苦讀後感到無比沉悶,隨手拿起當時剛入手的《龍馬行》和《宛如飛翔》兩套書閱讀,沒想到欲罷不能,一路讀到研究所考試的前一晚,至今仍是我最喜愛的司馬遼太郎作品前兩名。繼近六年前的《龍馬行》後,再次榮幸受到遠流出版公司的邀稿為新版《宛如飛翔》撰寫推薦序,今年適逢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周年以及NHK推出以西鄉為主人公的大河劇『西郷どん』(『西鄉殿』),讀者們不妨透過《宛如飛翔》來認識維新時期的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川路利良等薩摩志士以及從封建制度過渡到絕對主義天皇制的明治初期吧!

日本歷史作家  洪維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林火山 的頭像
風林火山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