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76565_964573450307086_479956872_n.jpg

這是在下在上個月接受遠足文化郭昕詠郭總編的邀稿揭開 本能寺之變400年謎團:顛覆勝者的史觀 重新解讀一夕改變日本歷史軌跡的軍事政變》一書撰寫推薦序,以下即為推薦序文的內容。

推薦序  無懈可擊的歷史推理典範:還原「本能寺之變」的原本面貌

本能寺之變堪稱日本戰國時代最大謎團,被稱為戰國時代最大謎團並非事變本身的經過,而是事變主謀者和執行者明智光秀的動機。儘管不少歷史學者提出天馬行空、想像力豐富的種種假說,然而四百多年來始終欠缺一個令各方信服的定說。

、舊說「本能寺之變」的梗概

首先簡單回顧一般大眾對本能寺之變」的印象。天正十(1582)年五月,消滅長年宿敵武田氏後將勢力伸入關東的信長,為酬謝盟友德川家康多年來在東邊抵禦武田氏西上,特於五月十五到十七日召家康至信長的新居城安土城,由嫻熟武家禮儀的部將明智光秀負責接待,可是光秀的招待工作並不稱職而招致信長叱責。

五月十七日傳來遠征毛利的秀吉求援的信函,信長當下要光秀返回近江國坂本城動員兵力前往備中支援秀吉,據《明智軍記》記載,光秀臨行前信長允諾事後要賞賜毛利領中的出雲.石見二國,光秀現已領有的丹波和近江國志賀(滋賀)郡則予以收回。

五月十九日,信長在安土城內總見寺招待家康、穴山梅雪、近衛前久、楠木正虎、松井友閑等人觀賞幸若太夫的舞蹈;翌日再觀賞梅若太夫的丹波田樂,信長對這兩次演出都不滿意。五月廿一日,家康與穴山梅雪離開安土城,上洛遊覽京都.大坂.奈良.堺等地,信長嫡男信忠也在這一天率領一門眾和母衣眾上洛,下榻在今日京都市上京區的妙覺寺。

五月廿六日,光秀已從近江坂本前往丹波龜山城,好整以暇的他撥空於五月廿七日前往丹波.山城交界的愛宕山(京都府京都市右京區)參拜供奉在愛宕神社內的勝軍地藏,抽籤兩三次後在該地留宿一夜。翌日參與在威德院西坊舉辦的連歌會,與威德院住持行祐、里村紹巴、明智光慶(光秀長男,當時大約十四、五歲)等人一同留下後世有名的『愛宕百韻』。光秀以「ときは今あめが下知る五月哉」做為『愛宕百韻』的發句(首句),暗藏「土岐氏後裔的光秀將在五月舉兵取得天下」之意。

五月廿九日,信長離開安土城前往京都,弔詭的是信長並未率領大軍上洛,只率百餘名小姓眾留宿京都市中京區法華宗本門流大本山的本能寺。隔日六月一日(天正十年五月只有廿九天)信長宴請近衛前久、勸修寺晴豐、甘露寺經元以及博多豪商島井宗室等四十餘名公卿.僧侶前來本能寺舉行茶會。茶會結束後信忠亦前來本能寺拜訪信長,暢飲到深夜才返回妙覺寺,信長觀賞完本因坊算砂(本因坊一世)與鹿塩利賢的對弈棋局後就寢。

六月一日下午四點左右,光秀對明智左馬助(秀滿)、明智光忠、齋藤利三、藤田行政、溝尾茂朝五位家臣說明自己叛變的決心。六點率兵一萬三千餘出丹波龜山城,沿丹波街道越老之坂進入山城。進入六月二日渡過桂川時光秀才說出:「敵は本能寺にあり」(敵在本能寺!)於六月二日清晨四點左右兵分三路包圍本能寺。

信長為明智軍的騷動聲吵醒,問身旁的小姓森蘭丸道:「這是謀反嗎?是誰企圖要謀反?」森蘭丸回答道:「看來應該是明智軍。」信長一聽到光秀叛變說道:「那就沒有辦法了。」信長先是疏散身邊的女房眾,搭弓迎擊蜂擁而來的敵軍。不久弓弦斷裂,信長也負傷,身邊的小姓眾多人戰死。信長眼見取勝無望,命所剩不多的小姓眾作困獸之鬥,他則進入本能寺主殿,緊閉大門,最後一次吟唱『敦盛』:

    人間五十年 下天のうちを比ぶれば

    夢幻の如くなり

  一度生を得て 滅せぬもののあるべきか

六月二日早上八點左右,信長的軀體消逝在本能寺主殿內部熊熊大火下,得年四十九歲。人在妙覺寺的信長嫡男信忠據二條御新造(今二條城)對抗光秀,但亦遭光秀撲滅,以上是透過軍記物語的記載和說書人的底本構築出一般人對「本能寺之變」的大致印象。

二、解答舊說「本能寺之變」未合理解釋的部分(部分內容有劇透,不想在讀完正文前先看到結局的讀者可先行跳過)

後人認識的「本能寺之變」大抵植基於秀吉在山崎之戰獲勝後命人撰寫的《惟任退治記》(大村由己著),以及從信長第一手傳記《信長公記》(太田牛一著)大幅竄改的《甫庵信長記》(小瀨甫庵著)。必須說明的是大村由己基本上是秀吉的御用作家,山崎之戰後充當秀吉在政治方面的傳聲筒,向朝廷、其他割據勢力、信長勢力的家臣以及民眾宣傳他平定叛變的逆臣明智光秀,成功為主君復仇的經過。隨著秀吉萌生接收織田政權的野心,為此有必要以文字形式來歌頌秀吉在軍事上的功勳,並詆毀對頭光秀包藏禍心,發動「本能寺之變」並非一時興起,而是對信長長年的積怨。

因此《惟任退治記》與其說是對秀吉事業的歌功頌德之作,倒不如說是類似現代選舉期間的政治宣傳文宣;透過政治宣傳構建出後人熟知的「本能寺之變」樣貌,在成王敗寇的史觀下,歷史的主導權掌控在勝利者秀吉的手上。

《惟任退治記》再加上江戶初期成書的《甫庵信長記》抹黑了明智光秀的真實面貌,也連帶使「本能寺之變」的真相遭到掩蓋,本書是作者在層層迷霧中參考一些較不常被引用的史料,比對現今已成定說的「本能寺之變」,指謫出其中的謬誤,還原被掩蓋的真相。欲從有限的史料中打破已為一般大眾接受的定說,除要有分析、比對史料的能力外,更需要有非凡的想像力以及邏輯推理的能力――本書作者稱為「歷史偵查」。如曾被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列為必讀之書而在日本轟動一時的《信長の棺》(作者為加藤廣),即是以小說形式寫成的「歷史偵查」之一例。

誠如前述,「本能寺之變」被稱為戰國時代最大謎團並非事變本身的經過,而是事變主謀者和執行者明智光秀的動機。因此推論光秀的動機成為「歷史偵查」絕佳的素材,就小說形式而言只要不違反歷史最終結局的前提下,光秀的動機可任由作者自行發揮;本書為歷史書籍,藉由多種受注目程度較不高的史籍資料,推證出與定說全然不同的史實。這種書與小說相較受到較多方面的限制,必須在掌控到的史料中推斷出結論,而無法像小說那樣可以憑空想像。

最讓我佩服的是作者大量引用像《兼見卿記》、《日日記》、《家忠日記》、《本城惣右衛門覺書》、《駒井日記》這種很少被直接引用的史料,不僅如此,連耶穌會傳教士撰寫的《日本王國記》、《日本巡查記》甚至連日本年報、日本報告集也都列入參考書目之中,不難看出作者在蒐集史料的過程中所下的工夫!

作者除了證實明智光秀前半生的經歷――特別是信長擁戴義昭上洛之前――還進一步從京都大學圖書館珍藏的抄本找出未遭竄改的『愛宕百韻』原貌,比對後發現不僅前三句遭到竄改――甚至連『愛宕百韻』的日期也被改動。作者比對當時僧侶和公卿的日記還原『愛宕百韻』最初完成日期,此外也一一解答「本能寺之變」當時及之後的若干謎團,包括六月二日「本能寺之變」後的四個謎團以及「神君伊賀穿越」的真相和火燒安土城之謎,在作者的努力之下,本書《本能寺の変431年目の真実》幾乎是對過去大眾認知的「本能寺之變」的全盤否定。

作者的論斷或許有其主觀之處,也尚未被學術圈進一步證實而未必全然可信,然而勇於質疑、勤於爬梳史料為自己的假設尋求站得住腳的鐵證,不正是史學研究應有的精神嗎?

三、作者介紹及其著作

明智光秀的子女中名氣最大當屬嫁給細川忠興的三女玉子,其次為在山崎之戰前後死去的長男光慶,除此之外其他子嗣在歷史上的記載均不夠完整。本書作者明智憲三郎自稱是光秀不為人知的子嗣中一位名叫於鶴丸的後嗣,一九七○年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工學部計測工學科,兩年後修完同校大學院工學研究科技測工學專攻修士課程(研究所),然後進入三菱電機直至二○一二年退休

在三菱電機工作期間的二○○九年發表處女作本能寺の変四二七年目の真実》,甫一問世便一鳴驚人,立刻受到史學圈的注目以及媒體演講、訪談的邀約。作者不以此為滿足,修訂該書錯誤於二○一三年出版修訂版即本書本能寺の変431年目の真実》。本書與前作一樣一問世便坐穩各大排行榜龍頭,締造廿三刷超過四十萬冊的銷售佳績!

○一五年明智憲三郎推出搜查信長生涯為主題的著作織田信長四三三年目の真実信長脳を歴史捜査せよ》,此外甫於今年五月推出最新作《「本能寺の変は変だ! 明智光秀の子孫による歴史捜査授業》,會日文且又對日本歷史感興趣的讀者不妨參考看看!

此外作者的部落格http://blog.goo.ne.jp/akechikenzaburotekisekai 本能寺の変明智憲三郎的世界 天下布文!」)以及臉書粉絲專頁「明智憲三郎的世界 本能寺の変明智光秀織田信長」也提供作者最新文章及其訊息,歡迎有興趣的讀者追蹤關心。

作者簡介/洪維揚:日本歷史作家,著有《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群雄紛起、歸於一統)、《日本戰國梟雄錄》(西國篇、東國篇)(以上遠流)、《一本就懂日本史》(好讀)。曾為多本日本歷史著作撰寫推薦序,臉書粉絲專頁:洪維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