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須四兄弟

說到戰國時代的兄弟檔戰國迷大概會首先想到「三矢之誓」的毛利三兄弟――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毛利三兄弟之後會再想到的應該是島津四兄弟――義久.義弘.歲久.家久;再來大概就不容易想到了,其實三好長慶.三好義賢.安宅冬康.十河一存等三好四兄弟以及北條氏政.氏照.氏邦.氏規等北條四兄弟這兩組能力亦不差,不過在毛利三兄弟和島津四兄弟的光環下失色不少。

戰國時代以外的兄弟檔,不曉得讀者粉絲能夠想到哪一對呢?或許有人會想到奈良時代的藤原四兄弟――南家武智麻呂、北家房前、式家宇合、京家麻呂。不過,小編今天要介紹的是幕末時期對一般人而言相對陌生的「高須四兄弟」。

有別於毛利三兄弟、島津四兄弟、三好四兄弟或北條四兄弟以及藤原四兄弟都是姓(藤原)或苗字開頭,「高須四兄弟」裡的高須並非苗字,而是藩名。高須藩位在美濃國南端與尾張國交界處,今日屬於岐阜縣海津市,是一個人口只有三萬多人的小城市。

今日如此江戶時代的高須藩也沒好到哪去是一個只有三萬石的小藩但是這樣一個不起眼的小藩卻是御三家筆頭尾張藩的御連枝(支藩),一旦尾張藩缺乏繼承人時,御連枝高須藩便可提供繼承人選成為尾張藩主而身價百倍,不僅繼承六十一萬九千石,官位身居從二位(或從三位)權大納言。

第十代高須藩主松平義建(18001862,在位:18321850)就與先前提過的伏見宮邦家親王一樣,政績上乏善可陳,子嗣方面則有眾多收穫。松平義建一生共有十個兒子,活到成年的有七個,最有名的就屬次男慶勝(後來繼承宗家尾張家)、五男茂德(先後繼承高須藩、尾張藩、一橋家)、七男容保(會津藩主兼京都守護職)、八男定敬(桑名藩主兼京都所司代)。這四個兒子成年後都成為親藩大名,為搖搖欲墜的幕府灌注活力,是幕末支撐幕府的主力之一。

松平義建的次男本名松平義恕,生於1824年,由於長男夭折,義恕等於實際上的長男。由於尾張藩接連數代藩主早夭,面臨沒有男性繼承人可入嗣的情況,身為御連枝的高須藩主松平義建讓形同長男的義恕繼承宗家,成為第14代尾張藩主(184958)並改名為慶恕(後來再改名為慶勝),這也是支藩(御連枝)存在的目的。

Tokugawa_Yoshikatu.jpg

14代尾張藩主德川慶勝,高須四兄弟的老大

開國後政局出現極大變化長年被摒除在決策核心之外的親藩和外樣有結合起來對抗譜代的傾向當時的13代將軍德川家定無嗣親藩和外樣大名達成共識擁立在親藩及外樣間以賢明著稱的一橋刑部卿慶喜期待慶喜成為將軍後能夠讓親藩和外樣有更多介入幕政的空間此即所謂的一橋派。親藩中的前水戶藩主德川齊昭(慶喜生父)、現任水戶藩主德川慶篤(齊昭長男)、尾張藩主德川慶恕、越前藩主松平慶永以及外樣中的薩摩藩主島津齊彬、土佐藩主山內容堂、宇和島藩主伊達宗城皆屬此派。

不過與之對立的南紀派搶先一步以彥根藩主井伊直弼為幕府大老井伊大老逕自立御三家之一的紀伊藩主德川慶福為第14代將軍(改名德川家茂),不僅斷絕一橋派的一線希望,還以擅自批評幕政為由大舉逮捕一橋派成員,不少堂上公卿、幕臣、藩主、公卿家臣、各藩家老及藩士都成為井伊大老指派的京都所司代和大坂城代逮捕的對象,此即「安政大獄」。

井伊大老最想處分的對象便是親藩和外樣大名,儘管在安政大獄之前島津齊彬已去世,他仍針對一橋派其餘親藩和外樣大名予以處分。處分的方式為強迫親藩和外樣大名隱居及謹慎,亦即井伊大老討厭的親藩和外樣大名從藩主的位置上退下,退位後限制他們的行動,形同軟禁,安政大獄實際上遭到殺害的幾乎都是公卿家臣、各藩家老及藩士這個階層。

德川慶勝在安政大獄亦受到隱居謹慎的處分讓位給弟弟――松平義建五男――茂德1862年文久幕政改革時才得赦免同年上洛輔佐將軍家茂1864年第一次長州征伐被任命為征討軍總督率領21個藩共15萬大軍在征討軍參謀西鄉隆盛的協助下啟程征長

維新回天後德川慶勝很快就從太政官退下1883年死去享年6018241883

松平義建的五男原名松平義比,身為五男的他只有送給缺乏繼承人的藩才有成為藩主的希望,然而松平義建的長男、四男夭折,次男繼承宗家尾張藩,三男亦繼承濱田藩(譜代)的情形下,立義比為繼承人,1850年成為第11代高須藩主。

1858年兄長慶勝因安政大獄的株連受到隱居謹慎的處分,成為宗家尾張藩第15代藩主,改名茂德,高須藩主則由茂德之子義端繼承。1862年德川慶勝被赦免,翌年茂德讓位給慶勝之子義宜,返回高須藩輔佐當代藩主松平義勇(松平義建十男)。1866年因一橋慶喜繼承第15代將軍(慶喜並未繼承德川宗家),茂德於是又成為第10代一橋家當主(再度改名為茂榮)。

Tokugawa_Motinaga.jpg

先後擔任過高須藩主、尾張藩主、一橋家當主的德川茂榮,高須四兄弟中名氣最低的老二

維新回天後的茂德退出政治圈,1884年死去,得年5418311854)。

松平義建的七男容保可說是高須四兄弟中聲名最著,生於1835年,12歲成為第8代會津藩主松平容敬的婿養子,松平容敬也出身高須藩,是容保生父松平義建之弟。

會津藩原為蒲生氏鄉之子秀行的領地,屬於外樣大名,領有六十萬石。秀行之子忠鄉死後無子改易(後由忠鄉之弟忠知繼承,轉封至伊豫松山藩),1627年改由七本槍之一的加藤嘉明入主會津,領地縮水至四十萬石。加藤嘉明在位四年死去,長男明成繼嗣,明成繼位後部分家臣不服因而引起御家騷動,遭到幕府改易的下場。

1643年三代將軍家光讓異母弟保科正之(二代將軍秀忠的私生子)從出羽山形入主會津,成為會津的新主人,領有二十三萬石,成為親藩中的御家門(越前藩、會津藩以及濱田藩),地位僅次於御三家(八代將軍吉宗以後地位僅次於三家三卿)。

家光臨終前授命保科正之以監護人身分輔佐四代將軍家綱(照理而言應由譜代輔佐才是),保科正之以一私生子身分成為輔佐將軍的大名,他對家光以及幕府感激涕零,晚年拒絕幕府給予改姓松平及准許使用三葉葵家紋的待遇(第三代會津藩主正容才以松平為姓並使用會津葵做為家紋)。16684月保科正之留下15條要歷代會津藩主遵守的家訓,第一條寫道:我會津藩一心一意為將軍家盡忠,對將軍命令絕對順從,如對將軍抱有二心者就不是我的子孫

松平容保雖是以高須藩主之子的身分成為會津藩主的婿養子,在繼承藩主之前想必已熟讀會津藩家訓,因此1862年文久幕政改革時,提議以容保擔任京都守護職,家臣勸阻容保不可就任,但容保以擔任京都守護職乃出自將軍之口,如果拒絕擔任就是違反家訓為由毅然決然接受吃力不討好的京都守護職,此時容保只有26歲。

Matudaira_Katamori.jpg

擔任京都守護職的會津藩主松平容保,高須四兄弟的老三

擔任京都守護職期間,松平容保常駐京都,為了維護搖搖欲墜的幕府,容保不得不讓自己化身為阿修羅,諸如參與排除攘夷派的「八.一八政變」、將攘夷派聞之色變的新選組和見廻組納入旗下,以維持京都治安名義容許新選組及見廻組清除打著天誅口號的攘夷志士(如池田屋騷動),並與貌合神離的薩摩藩攜手抗擊尊攘派的長州的反撲(禁門之變)。根據最新的研究顯示,龍馬暗殺也是由松平容保下令京都見廻組組長佐佐木只三郎召集組內成員行動。

由於自「八.一八政變」以來長州被排擠、打壓都有會津藩的影子,因此當長州在王政復古大號令頒布後解除朝敵罪名後,對會津採取報復也就不令人意外。會津戰爭是所有戊辰戰爭中最慘烈的一役,對會津的處置毫無意外也是最為嚴苛。會津藩表高雖只有二十三萬石,實高則超過四十萬石,到了幕末,可能實高已達五十多萬石!

這樣一個富庶的藩在戊辰戰爭結束後被舉藩遷往今日青森縣下北半島恐山,改名為斗南藩,這是一個難以耕作的貧瘠之地,表高三萬石,但實高不過七千石,從『八重之櫻』一劇可以看出當時會津人的困境。

會津戰爭結束後容保被囚禁在鳥取藩,後來移往紀伊藩,1880年起任職日光東照宮宮司(明治初年歷經神佛分離、廢佛毀釋後宮司並不是賺錢的職業),先後兼任上野東照宮和日光二荒山神社宮司,1893年死去,得年5918351893)。

Katamori_Matsudaira_3.jpg

晚年的松平容保,已無任職京都守護職時的神采

松平義建的八男定敬14歲成為伊勢桑名藩(十一萬三千石)主松平定猷的婿養子,同年成為桑名藩主。1863年將軍家茂首度上洛,18歲的定敬奉命擔任將軍在京都期間的護衛工作,由於年齡相近而與家茂熟識。翌年被家茂任命為京都所司代,這一職務向來由三萬石以上的譜代大名擔任,定敬能雀屏中選除了家茂對他的信任之外,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之弟的身分恐怕是更為重要的原因。

Matudaira_Sadaaki.jpg

就任京都所司代之前的松平定敬,高須四兄弟的老四

18643月參預會議不歡而散後,禁裏御守衛總督一橋刑部卿慶喜、京都守護職會津藩主松平肥後守容保、京都所司代桑名藩主松平越中守定敬在京都慢慢構築出與幕府截然不同的「一會桑體制」。

1867129日王政復古大號令頒布後與兄長容保雙雙被解職京都守護職與京都所司代,於是兩人投入鳥羽.伏見之戰,此後的戊辰戰爭雖屢屢戰敗,但是兩人仍秉持為德川家而戰的信念。松平容保於會津戰爭結束後被執,松定敬則戰到箱館戰爭結束後被捕下獄。

Matsudaira_Sadaaki.jpg

(箱館戰爭期間的松平定敬

1872年年僅27歲的定敬獲釋,與養父松平定猷之女初姬完婚。1877年西南戰爭率舊日桑名藩士追隨官軍遠征薩摩,1894年繼承兄長容保的日光東照宮宮司職務,1908年死去,享年63歲。

最後附上僅有的一張高須四兄弟合照(攝於1878年)

Takasu_quartet.jpg

(攝於1878年的高須四兄弟,右起慶勝、茂德、容保、定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