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1.jpg 

作者:山本兼一(已於2014年2月13日因肺腺癌於京都市病逝,得年57歲)

原作完成時間:2006年由集英社出版,2009年收入集英社文庫

作者簡歷:山本兼一於1956年出生京都市,家族世代為新瀉縣的真宗僧侶,畢業於京都市同志社大學文學部文化學科美學及藝術學。1999年曾以『弾正の鷹』拿下小說NON創刊150號紀念短篇時代小說賞佳作(2012年4月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繁體中文版),2002年以《戦国秘録 白鷹伝》正式出道,2004年《火天の城》拿下第11回松本清張賞,2009年東映改編該書拍成電影,由西田敏行、夏八木勳、緒形直人主演,2005年《火天の城》被評為第132回直木賞候補(2011年2月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繁體中文版)。2008年《千金花嫁》再度於139回直木賞得到候補,雖都是候補,但山本的寫作功力已得到評審的肯定(2011年12月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繁體中文版)。終於在2009年以《利休にたずねよう》拿下第140回直木賞得主(2010年9月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繁體中文版,取名為《利休之死》),並於2013年由東映拍成電影,由十一代目市川海老藏、中谷美紀、大森南朋主演,十二代目市川團十郎(海老藏之父)特別演出,惟,市川團十郎在拍攝期間往生,令人唏噓。

山本兼一另外還著有《黄金の太刀 刀剣商ちょうじ屋光三郎》、《信長死すべし》、《利休の茶杓》、《修羅走る関ヶ原》等以戰國時代為背景的歷史小說,可惜隨著他的往生這些著作要看到繁體中文版的機率應該相當低。

日文版出版時間:2006年

繁體中文版出版時間:2013年4月

全數頁數:284頁

ISBN:978-957-05-2817-6

《雷神の筒》一書開始於一五五四年一月,尚未成為整個尾張國主的信長派兵進攻今川家佔領的村木城,信長在這攻城戰中展現他擁有的兩百挺鐵砲,指揮這兩百挺鐵砲的鐵砲頭是本書的主人公橋本一巴。故事從他接觸鐵砲的過程開始說起,然後他將新傳入日本的武器介紹給當時尚未繼承家督的織田家少主信長,從信長接觸鐵砲而眼神發亮的那一刻起,橋本一巴便認定信長會因為鐵砲而建立不朽的功業。

見識到鐵砲這種武器的威力後,為了保有製造子彈原料的通路,橋本一巴在信長的命令下遠赴種子島與島主種子島時堯打好關係,在瀨戶內海遇上打劫的海賊,與橋本一巴一起聯手擊退海賊的是此後與他亦友亦敵的終生對手――出身雜賀眾的鈴木孫市。

先前的劇情鋪陳到橋本一巴從種子島回來後受到信長的重用,這時已是全書的三分之一。從第十三段起,每一段就是一個獨立篇章,從平定尾張到攻下稻葉山城、金崎撤退、姉川之戰、野田城以鐵砲狙擊武田信玄、平定長島一向一揆、長篠設樂原之戰、第一次木津川之戰、結束石山戰爭等等,每一篇章都有橋本一巴的活躍,以及與主君信長的互動,橋本一巴的性格在這些篇章中逐漸為作者鎔鑄定型。

歷史小說為凸顯主人公而刻意忽略其他角色的通病在《雷神の筒》一書亦明顯的表現出來,在山本兼一的筆下每次戰役橋本一巴幾乎無役不與,好像信長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武將似的。早期的歷史小說比較偏向七實三虛,大部分情節確有其事,小部分則由作者虛構,如司馬遼太郎即是此類的佼佼者;現在的歷史小說比較偏向虛構成分更多的三實七虛,除了主角的名字及歷史時代的架構外,其餘均可虛構,但並非毫無道理的唬爛,作者藉歷史小說的形式重新詮釋歷史人物在歷史事件做出的抉擇。這種敘述方式的好處混入現代人的邏輯使枯燥的歷史更容易讀懂,然而缺點在於難免會加入現代人的思維而難免與真實的歷史脫鉤。

我認為現在的歷史小說框架較小,多半以文庫本一冊的範圍(也有兩冊,但很少超過三冊)來介紹歷史人物或歷史事件,因此有必要將歷史人物的人際關係予以簡化和縮小才能夠做到,先前讀過的《火天の城》和《利休にたずねよう》出場的人物都比我在閱讀前想像的少了許多,這應該是為了遷就一冊的內容而不得不割愛吧!

現在的歷史小說亦很少有像司馬遼太郎那樣如百科全書般的徹底考證,或許與作家的才氣有關,但多少也與現代讀者的閱讀風氣有關。以《翔ぶが如く》為例,該書對話式的台詞其實並不多,多半是作者對讀者進行幕末以來的歷史介紹以及作者構築的史觀,這種獨白式的小說很容易讓讀者厭倦,也不容易改編成戲劇,或許這也能說明為何1990年《翔ぶが如く》拍成大河劇的收視率不理想的原因。

《雷神の筒》在本願寺座主顯如上人離開大坂石山後進入尾聲,最後的高潮是橋本一巴與鈴木孫市兩位鐵砲名人進行鐵砲對決,在橋本一巴中彈後全書也隨之結束。

山本兼一的著作我看過《火天の城》、《千金花嫁》、《利休にたずねよう》以及本書,除《千金花嫁》是講幕末的短篇小說外,其餘均是以戰國時代為背景的小說。儘管與司馬遼太郎蕩氣迴腸的作品相比算是小家子氣――作家呈現的特質與時代背景的需求亦有關聯,現代的出版社普遍要求作家不要寫多冊數的長篇小說,所以作家的才氣多少會被折損――或許在客觀論述上筆力亦比不上司馬遼太郎,不過我除《千金花嫁》外每次讀完他的作品都有一股淡淡的哀愁感,他對於筆下的主人公不會刻意強調無所不能,而是反映出人類對命運的無力。人的能力本來就有極限,不能與天地自然或命運抗爭;人定勝天多數不會實現,特立獨行的個性或許有加分的功用,但是不會無往不利。某些胡說八道級的作家只會針對這點極盡鬼扯能事,這種小說或許也能受到大眾的喜愛,但是是構築在人對現實的不滿之上,卻不能引起讀者的共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