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收看重播的『花燃ゆ』第十七回,是的,就是松陰領便當的這回。「安政大獄」應該是整個江戶時代對異議份子最嚴重的彈壓,前後共有120餘人受到處分,其身分包括:

 

親王――青蓮院門主(後來又稱為青蓮院宮、中川宮、獅子王院宮、粟田宮)尊融入道親王,簡單一點只要記中川宮朝彥親王就好,他是伏見宮邦家親王的四子,是孝明天皇最親信的幾個人物之一,幾年後的「八.一八政變」成為關鍵人物。

 

公卿――

內大臣一條忠香(一條美賀子、昭憲皇太后一條美子之父)

左大臣近衛忠熙(後來擔任關白,近衛文麿的曾祖父)

右大臣鷹司輔熙(近衛忠熙之後的關白)

前關白鷹司政通(輔熙之父)

前內大臣三條實萬(明治時代的太政大臣三條實美之父)

權大納言二條齊敬(後來成為最後的關白)

權大納言近衛忠房(忠熙之子)

 

 

各地藩主――御三卿之一的一橋家當家一橋慶喜(出身御三家之一的水戶家,他之所以列在處分名單是因為不少藩主欲擁護他成為第十四代將軍)

前水戶藩主德川齊昭(諡號烈公,慶喜之父)

水戶藩主德川慶篤(慶喜之兄)

尾張藩主德川慶勝

福井藩主松平慶永

土佐藩主山內容堂

宇和島藩主伊達宗城

佐倉藩主堀田正睦

備中松山藩主板倉勝靜

 

幕臣――有大目付、駿府奉行、小普請奉行、書物奉行、評定所組頭……等等,對後來歷史較有影響的有:軍艦奉行永井尚志、作事奉行岩瀨忠震、江戶城西丸留守居大久保忠寬川路聖謨等人。

 

親王及公卿的家臣――這部分對幕末歷史較無影響,略去。

 

藩主家老及藩士――這個階級被處刑的最嚴重,斬首、流放遠島、囚禁、禁閉多半是這個階級,較有名的有:長州藩士吉田寅次郎松陰、越前藩士橋本左內、水戶藩家老安島帶刀(切腹).中山信寶(謹慎)、水戶藩士鵜飼吉左衛門鵜飼幸吉茅根伊予之介(以上斬首);獄死部分的有,薩摩藩士日下部伊三治裕之進父子、小濱藩士梅田雲濱;遠流放的有水戶藩士鮎沢伊太夫、水戶藩士茅根熊太郎(伊予之介之子)。永久囚禁的有水戶藩士鮎沢力之進大藏兄弟(伊太夫之子)、海保帆平山國喜八郎加藤木賞三

 

http://zhan.renren.com/sengoku?gid=3602888498025936926&checked=true安政大獄的詳細處分名單)

 

從以上的懲處不難看出「安政大獄」根本是針對水戶藩而來,難怪翌年的「櫻田門外之變」(井伊大老暗殺事件)幾乎以水戶藩士為主體對幕府的報復(18位兇手中水戶佔去17位,另一位為薩摩人有村次左衛門以日下部伊三治女婿名義參與)。水戶的名聲可說在「櫻田門外之變」達到最高峰,之後就逐漸衰退,衰退到維新回天時竟無水戶的一席之地。

井伊直弼  

(幕末時期的幕府大老井伊直弼)

 

另外被處分的還有少數的儒者、僧侶、平民,由於階級比較低,遭受的處分也相當嚴苛,被處以斬罪的有賴三樹三郎(《日本外史》作者賴山陽之子);獄死的有僧侶信海(僧侶月照之弟);中流放的有池內大學;在被捕之前死去的有梁川星岩、僧侶月照(和西鄉吉之助一起跳海,西鄉得救,月照死去)。

 

「安政大獄」被處刑的人當中除松陰外,越前藩的橋本左內也是我很景仰的人之一,只是大河劇多半不會提到他,越前和水戶一樣在維新之後都處於邊緣化。越前藩又稱為福井藩,家格是親藩當中的御家門(沒有繼承將軍的資格,不能冠上德川的苗字,在幕府中的順位僅次於三家三卿)筆頭,是家康次子結城秀康的子孫,在秀康的時候石高多達六十八萬石,到秀康之子松平忠直因發狂被幽禁,石高縮減為五十萬石,到第十三代治好時固定成為三十二萬石。

 

幕末時的藩主是後來被稱為「四賢侯」之一的松平慶永(號春嶽),其實他是出自三卿當中的田安家(八代將軍吉宗的後裔),這位藩主打破家世的藩籬,啟用20出頭且又出身低微的橋本左內,橋本左內就學於緒方洪庵大坂的適塾(是的,他和福澤諭吉同門,在適塾時評價遠在福澤之上)學習蘭醫。學成後被藩主發掘,橋本左內在適塾期間結識許多外藩的志士,像是水戶的藤田東湖(死於1855年的安政大地震,不然安政大獄一定有他的名字)、薩摩的西鄉吉之助、小濱的梅田雲濱、熊本的橫井小楠(龍馬的『船中八策』便是受到小楠的啟發)。

 

當十三代將軍家定無法播種而引起將軍繼嗣問題,左內向慶永建議應擁立前水戶藩主德川齊昭的七子――當時已繼承三卿之一的一橋家當主一橋慶喜(其實一橋慶喜這個名字才正確)為繼任將軍人選,左內的觀點與薩摩藩主島津齊彬不謀而合。

 

當時的政治問題除將軍繼嗣問題外還有西方列強對日本進一步的侵略。培里雖打開日本國門,但是與日本簽訂的只是和親條約――提供美國船隻煤炭、淡水、食物等人道救助――而非歐美列強渴望的通商條約,因此美國再次向日本施壓,合議制的老中無法解決這種棘手問題,於是推舉在江戶時代數次擔任過大老的井伊家之家督井伊直弼來擔任這一非常時期可獨斷一切的大老。

 

井伊直弼就任後馬上與美國簽訂通商條約,另外再補上俄、法、英、荷(通稱『安政五國條約』)並斬斷一橋派(贊同由一橋慶喜擔任將軍的派系)的美夢,擁立御三家之一的德川慶福(後來的家茂)為十四代將軍,然後再雷厲風行的追究曾經贊同擁立一橋慶喜為將軍的人士,這就是「安政大獄」。

 

一橋派的鼓吹者之一島津齊彬已經去世,另一鼓吹者橋本左內自然成為井伊追捕的對象,比起松陰,井伊直弼更想將其下獄處死的是橋本左內(齊彬就算沒死,他和松平春嶽都是藩主,頂多被下令讓位隱居,不至於遭到死罪的處分。但橋本左內就不同了,他只是一介藩士,必要時是要扛罪的)。

 

橋本左內被捕時不過才26歲,相當年輕,當他於107日(比松陰早20天處死)在傳馬町牢屋敷(今東京都中央區)被斬首之前,據說連獄卒都哭紅了眼,說道:「你這麼年輕,這樣的有學問卻要被處死,可以的話我真的想替你而死。」

橋本左內  

年僅26歲便在安政大獄中遭到斬首的越前藩士橋本左內

 

這一斬,不僅斬了橋本左內的生命,也把越前藩在明治時代的舞台給斬斷了,維新後越前藩在新政府只有中根雪江和三岡八郎(後來的由利公正)兩人而已。年邁的中根雪江在明治二年便告老還鄉,三岡八郎是『五條御誓文』的起草人之一,龍馬雖極為看中他的財經能力,但是他發行的『太政官札』並沒能發揮穩定物價的作用(或許這不能怪罪於他,但當時的其他薩長志士並不這麼想)因而辭職,最後當個薩長藩閥的陪襯官元老院議官及貴族院議員過完一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