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燃ゆ』最近釋出新一波演員名單,演歌歌手山本讓二(這一個沒聽過……>_<!)將飾演被稱為「維新の陰の功労者」(維新的影子功勞者)的長州豪商白石正一郎。

(相關新聞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150428-00000004-spnannex-ent

 

白石正一郎是下關人,在長州三十六萬九千石的領地中,下關是屬於相當富裕的一塊地(注意!富裕並不等於肥沃)。毛利家在關原戰敗確定領地被削減剰周防、長門二國時,曾經請求家康希望能將城下町設置在下關,但是被家康否決,家康和他以本多正信為首的智囊團事先就推演過了,絕對不能接受下關成為長州的城下町;毛利家於是又提出希望能以先前大內家的居館,有「小京都」之稱的山口做為城下町,但是這個希望很快又被家康打槍。

 

從今日山口縣的人口分布可看出家康及其智囊團的先知先覺,現在的山口縣有140萬餘人(201521日的統計資料),人口最多的城市下關市有27萬多人(現在的下關市是「平成大合併」後的下關市,應該比幕末的下關大很多);人口第二多的山口市是山口縣的縣廳所在地,有19萬多人(201521日的統計資料,同樣是「平成大合併」後的山口市,也比幕末的山口大);至於最後被家康指定為長州城下町的萩,位於山陰面向日本海,地理位置不佳且腹地不大,人口至今不到5萬人(201521日的統計資料),我認為幕府時期的萩人口應該比現在來得多。

 

扯遠了,現在回到主題,白石正一郎1812年出生於一個經營米、菸、酒、茶、鹽、木材、和服等批發商的家庭,屋號為小倉屋。家境和同時期的武士相比相當富裕,下關位在西廻航路前往大坂的必經之道,北前船(蝦夷地松前――今日北海道渡島半島――以及日本海沿岸的藩運載貢物的航線稱為西廻航路;通過津輕海峽沿太平洋前往江戶則稱為東廻航路)來到下關會將載運的貨物與白石正一郎家交易,然後再由白石家銷往藩內,由於白石家是藩內獨佔,他會有多富裕應該不難想像。

西廻航路和東廻航路  

(江戶時代兩條主要航路:由蝦夷地松前經日本海繞過下關沿瀨戶內海到大坂的西廻航路以及由津輕一帶穿過津輕海峽沿太平洋直下繞過房總半島到江戶的東廻航路)

北前船復原圖----據說可載千石貨物  

(北前船復原模型,據說這種船可承載千石)

 

白石正一郎喜愛結交朋友,胸懷磊落、富俠義性格,與藩內的志士桂小五郎、高杉晉作、久坂玄瑞都有深交,經常以金錢資助他們,龍馬於18623月首度脫藩時曾前往長州拜訪久坂玄瑞,白石正一郎與龍馬素未謀面卻負責他在長州時的開銷,固然是龍馬開朗的性格吸引白石,可能更主要是久坂的關係,但未嘗不是白石正一郎的俠義性格所致。除龍馬外,白石正一郎還曾經短暫於1857年接濟過接受藩命前來下關的西鄉吉之助(西鄉隆盛)。

 

由於長時間與長州的攘夷志士接觸,所以白石正一郎政治主張也傾向尊王攘夷,186367日在白石正一郎的資助下,高杉晉作成立由武士、町人、百姓(農民)混合編成的奇兵隊――慶應年間長州藩的主力――地點就在白石正一郎的宅邸(出下關車站北門就能看見)。松下村塾多數都加入奇兵隊,包括後來奇兵隊的總督赤根武人和軍監山縣狂介(有朋),蠻令我納悶的是,吉田松陰都已經領便當了,山縣還沒出現,不過我相信到奇兵隊成立時山縣一定會登場。

奇兵隊  

(剛成立時的奇兵隊,由於隊員的身分不同,因此出現各種各樣的服裝)

 

白石正一郎以及他的弟弟白石廉作也加入奇兵隊,自古以來革命事業不乏富商資助,但是富商本身倒很少加入革命組織,因為商人的個性是不會輕易讓自己暴露在有生命之虞的立場上,從這裡不難看出白石正一郎的豪邁。不幸的是,奇兵隊成立後兩個多月土佐藩士吉村寅太郎於大和舉兵叛亂(天誅組之變),白石廉作參與其中,與該組領袖中山忠光(明治天皇生母中山慶子之同母弟)戰死。

 

白石正一郎出資資助奇兵隊,不過這些所謂的「志士」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在京都祇園一帶喝酒、與藝妓玩樂,這也是幕末的奇景:你要志士為你效命,必須出錢供他們玩樂;他們實際上可能只幫你賣命個幾天,但你必須供養他們好幾個月、甚至好幾年。幕末時期武士普遍窮困,上祇園與藝妓打情罵俏是可望而不可及,能夠出錢讓他們去玩樂,他們就會當你是老大。土佐的武市半平太,長州的桂小五郎之所以會被同藩的志士視為老大,不光才能出眾和身分高貴(相對於其他藩士而言)而已,有足夠的口袋讓他們去玩樂也是原因之一。武市和桂小五郎本身的俸祿也很有限,為何有辦法讓志士們玩樂呢?因為他們有資助的豪商。

 

長州藩士去玩樂多半由白石正一郎買單,這些志士美其名憂國憂民,其實就是在玩樂,花費毫不手軟,其實是一筆很大的開銷。白石正一郎除了資助志士玩樂外,1863818日之後還接濟因攘夷主張而被朝廷驅逐的七位尊攘派公卿(七卿落ち),當中最有名的是明治時代長期擔任太政大臣的三條實美。

 

18658月,富甲一方的白石正一郎也不堪長時間的花費陷入幾近破產的局面,儘管此時的長州已由桂小五郎和高杉等松下村塾的門生掌控,但是藩並不願意接濟家道中落的白石,因此白石漸漸退出歷史舞台。後來高杉晉作去世,幾個月後維新回天事成,卻沒有一個長州藩士想起當年無條件供他們在祇園玩樂的金主,如果有一個人想起,白石正一郎雖不敢說會有幕末資助新政府的三井那樣的境遇,但至少有可能恢復成立奇兵隊之前的狀況。為善不欲人知的白石也拒絕到京都求官(所以桂小五郎――維新後改名為木戶孝允――也忘了他),維新後白石到下關附近的赤間神宮擔任宮司(類似神官),1880811日在貧窮與孤單中結束一生。

 

商人很會看準時機不會做賠本生意三井之所以願意提供獻金資助明治政府,之所以願意資助孫文搞革命,都是有其遠大的投資眼光。正因為他們的商人氣息過於濃厚,即便他們資助的對象成就一番事業,他們本身也不會令人敬佩。

 

白石正一郎則不一樣他以無私的精神傾其財產我認為白石將自己的夢想寄託在高杉晉作身上這種不求回饋的奉獻足以令人津津樂道1999年第一次前往日本去的地方就是下關曾經在司馬遼太郎的小說竜馬がゆく》讀到這位商人的事蹟,大受感動,在下關車站遍尋白石正一郎宅邸不著竟不覺得耗去三個多小時找到時那種暢然淋漓的快樂至今仍印象深刻如果是三井或遠雄這種企業我才不會浪費時間在他們身上

白石正一郎宅跡  

(白石正一郎宅跡,當初就是為了找這塊碑在下關車站附近卯起來找,找了超過三個小時才突然發現)

 

今日白石正一郎安眠於下關市櫻山神社http://www.sakurayamajinja.com/ ),與他夢想寄託的高杉晉作埋在一起有去下關的朋友可千萬別忘了去這位維新の陰の功労者」的墓前致意!

白石正一郎墓  

 

(安眠於櫻山神社的白石正一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