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257  

喜新獵奇的坂本龍馬

 

 

這是我於201212月幫遠流出版社出版的《龍馬行》(八)撰寫的推薦跋,很榮幸在下的名字可與李前總統登輝、于師乃明、陳教授芳明、工頭堅總監並列。

---------------------

 

不少人或許聽過以下這則與龍馬有關的逸話

 

    龍馬某次和同屬土佐勤王黨的志士檜垣清治碰面,檜垣腰上插的是當時大多數武士配戴的長刀(太刀),龍馬卻反其道而行配戴短刀(脇差)。檜垣清治問其理由,龍馬回答:「實戰時短刀較占上風。」一陣子後,兩人又見面了,檜垣清治將新配戴的短刀拿給龍馬看,龍馬卻說道:「刀已經是過時的東西了,從今以後需要的是這個。」說完從懷裡拿出一把短槍。又過了一陣子,兩人再度碰頭,檜垣清治很得意的將費盡心力才到手的短槍拿給龍馬看,這次龍馬卻從懷裡拿出一本名為《萬國公法》(The Law of NationsHenry Wheaton著,也叫做《國際法》)說道:「從今以後必須認識這個世界,因此需要這個。」

 

開頭已有提過這是一則與龍馬有關的逸話正確說來應該是一則與龍馬有關的虛構逸話──儘管有部分的日本人認為這是事實,甚至認為是神話──這則虛構逸話想要表達的內容無非是:龍馬是個對新奇事物具有極高接受度的人。

 

以上這則逸話也許會有人說,在幕末拿手槍防身的又不只龍馬一人,只以此則逸話便說龍馬對新奇事物有高接受度似乎欠缺說服力。這種說法當然言之有理,龍馬的手槍是在他促成「薩長同盟」之後,為保護其人身安全,長州藩的領導人高杉晉作特贈一把短槍給龍馬作為自衛的防身武器。雖然龍馬並非出於對新奇事物的好奇心而主動擁有短槍,卻不能因此否認他對新奇事物的接受度。

 

例如這則逸話有提到《萬國公法》,龍馬接觸《萬國公法》的時間比許多幕末洋學者要來得晚,但龍馬卻是最早將《萬國公法》活用在實際生活上。一八六七年四月發生的「伊呂波丸事件」(請參照《龍馬行》第七冊),若依幕府的法律,脫藩浪人組成的海援隊絕對不敵幕府御三家之一的紀州藩,但是龍馬卻搬出《萬國公法》硬是從紀州藩身上取得多達八萬三千兩的賠償金(在龍馬暗殺前一個月,龍馬與紀州藩交涉確定最後的賠償金為七萬兩)。試看幕末時期有多少蘭學者、洋學者捧著《萬國公法》苦讀,但唯有龍馬將其應用到真實的生活中,龍馬以《萬國公法》擊敗幕府御三家之一的紀州藩(附帶一提,在此事件的前一年剛去世的十四代將軍家茂便是出自此藩),迫使其妥協賠償船隻、物資的損失費用,這遠比今日小蝦米擊敗大鯨魚更令人動容!「伊呂波丸事件」不僅讓龍馬在歷史上留名,最後的判決也成為此後日本船隻意外相撞時責任釐清的典範。

 

龍馬現存的獨照大概有四到六張左右,當中最有名的一張是龍馬於寺田屋遇襲後,在長崎養傷期間在該地上野彥馬開設的照相館留影(附帶一提,『仁醫二』也有提到這張照片,只是旁邊多了個南方仁)。這張照片可能很多人忽略了龍馬腳底下穿的其實是雙皮鞋,穿皮鞋拍照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對男性而言與其說是新奇不如說是禮節,然而在龍馬生存的年代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二○一○年NHK大河連續劇『龍馬傳』的片頭有三個鏡頭針對龍馬腳上的皮鞋特寫,會特別將鏡頭特寫在皮鞋上,適足以說明穿皮鞋在那個時代是鳳毛麟角,而龍馬正是那鳳毛麟角的人物!

 

幕末時期的日本人(活到明治時代的不算在內)終其一生大概只有一到兩張照片,龍馬的照片就筆者見過的至少有四張,另外還有三到四張左右是與海員隊成員的合照。換言之,光筆者見過的龍馬照片至少有七張,這個數字遠遠超過同時代的人,這個數字說明,龍馬要不是醉心於拍照,要不就是認為這種新奇事物會是未來時代的潮流,顯而易見,龍馬應當屬於後者。

 

綜合以上所述,我們不難建構龍馬的形象:能夠分析、整合並活用從別人處聽來的新知識(這點和桂小五郎、高杉晉作相同,但龍馬更勝於這兩人),追求時代的流行並走在最前端。如果龍馬活在當下,他很有可能是個充滿點子的CEO或是引導潮流的時尚大師。不過可千萬別以為龍馬只有這樣的能耐,不同人從不同角度透過深層的分析就可以得出不同的龍馬形象,日本史上像龍馬這樣的人物大概是絕無僅有,透過遠流出版社的翻譯出版,能夠將這麼一位出眾的日本歷史人物介紹到台灣來,我認為這是很有意義的事!誠摯的期望有更多台灣人可以認識這一位目前台日政壇都甚為欠缺的英雄豪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本歷史創作

風林火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